2005年初來英國, 在Soton, UEA, 及Plymouth之間做選擇
因應屆畢業生的原故無法參加UEA的語言課,
在南安時, 恰巧聯絡上04/05的Terry與傳說中的ENV學姊Jasmine;
學姊曾說: 雖然很想把妳拉來ENV, 但是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是很重要的.
在南安的一年受學姊的良言照顧不少, 很感謝她. 

UEA的這一年很短...
再兩個月就結束了...
一開始我真的是學姊說的: 一個"寄宿在UEA的Soton人",
這是因為我不能接受這間學校 (原因很長),
經過一學期後,  慢慢地, 我不再稱UEA為"你們學校", 進而改成"我們學校",
或許是已接納了吧...
過了半年, 我開始喜歡這裡, 它的環境生態及中古世紀的古蹟...
我想~~另兩個讓我喜歡Norwich的重要原因, 
一是有個很好的燈塔學姊,  每次都將在大霧迷失中的我拉出來...
一是指導老師及他旗下的弟子兵, 上上下下都是南安NOC出來的, 
讓我不知不覺有親近感, 每一個都很好相處且親切....
老師(TDJ)跟post-doc (KW)一直強調:"我們不會丟一個manual及儀器給妳, 叫妳自己想辦法, 我們會協助妳, 不要擔心"
不知為什麼, 這比南安指導老師(DAP)給的感覺好多了,
在南安寫論文時, 印象最深的一句:"如果妳連這個都不會算的話, 妳是絕對不可能拿到學位的!";
去年, 因學業平均不足, 壓力甚大, 還真不知自己是怎麼在兩個月內完成所有的實驗+論文+補考,
慶幸最後有拿到學位...真是奇跡阿.

相較之下, 有了南安的經驗, 在UEA的日子非常緊張,
緊張到第一次找advisor (KB) 居然就問他論文的事情,
advisor大概是被這突如其來的"問題"嚇到了吧, KB說:  "我想妳暫時不用擔心這個, 指導老師跟論文的事可以慢慢來"
第一學期, 我真的是緊張到什麼都做不好... 我害怕南安的事重新上演.
或許與tutor沒在身邊有關, 經常覺得很不安,
幸好不久就克服了, 同個programme裡, 我不再是該屆school中唯一的國際學生,
有著其他來自日本, 墨西哥及中國的學生.
我可能會遇到的問題, 他們也有機會遇到, 大家互相討論, 這種感覺很好....
或許這也是為何, 我覺得念文商科的學生該慶幸有"伴", 有伴跟沒伴真的差很多...
孤軍奮戰是很孤寂的, 但同時也養成獨立的研究精神...
我想在南安的奮鬥促使在UEA的求學更精進吧, 兩年下來成長不少...

七月下旬, 我將再回到南安, 參加畢業典禮...
久違的南安, 懷念的海港, 它曾是(現在也是) 我最喜愛的地方...
在NOC (National Oceanography Centre)中, 我接觸到許多只能在paper上看到名字的研究人員...

明年七月, 我想我應該是不會回來參加UEA的了, 
如果沒有意外, 那時的我應該在前往其他國的路上了...

兩年的留英生活, 會是一個難忘的回憶....
 
 

gh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